梦境

到了香港,在五个港口的河边遇见他。

他是我以前的旧情人。

他带着一个约有三,四岁的男孩和他的老婆。

当时见到他,没有感觉。

这一次我又在另一处碰见他。

他在为家里的爸爸奔波着。

我们聊了起来, 然后我和他漫步的走回他的家,接着我再折返回我的宿舍。

我一边走着一边的想。。。

忽然他尾随我的后面,手搭在我的腰上,陪我回家。

我现在有了感觉,而且很强烈!

已经很久没人陪我聊天陪我逛街陪我走这么一段路程。

我渴望的,现在实现了。

他牵着我的手直接的走进房间。

房间是昏暗的,他抱紧我,我瘫痪了。。。

突然间,我被吓醒了。。。

醒来后,我摸着眼睛有泪痕。

出轨和偷情有什么分别?

出轨和偷情有什么分别?

我脑袋绕了360度都没办法分解这两个差别.

身体和情感上的出轨,它又能显示什么?

难道它能脱离某种不必要的负责?

解释一切它即使犯了错,却还能堂堂正正认栽,接着继续?

难道活在这个世界就要及时享乐,找个红颜知己~

解了自己的愁,放了自己的欲?!

是人性按捺不住寂寞,抑或是喜新厌旧?

不然是因缘果报,纠缠不清,爱恨交加,难分难舍?

看来人世间的”,

不容易得出, ”释得了.

(p/s: 一位出轨的老年人谈隐私, 但是不敢苟同.)

分数

大儿子~陞把考试试卷拿回来给我过目。


华文试卷(一)考获80分,试卷(二)则拿了45分。


头疼~~ 看看那里出了问题。


哦~作文。


他选择的题目是:我最敬爱的人。


我的天啊!他只写了三行。老师还客气的给了他8分。


我问他怎么写那么少。


他说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东西写,写不出来。


真糟糕,连妈都不认得了,妈咪变成了没有故事的人了。


我问:你认为妈咪在你心目中值多少分?


他满怀高兴的答到:100分!


奇怪了,现在妈咪反而得了满分。


那么为什么文章里头没有故事呢?!


~~BOOM ! 炸到!~~


不懂是喜是悲,妈咪是没有故事的人。




*妹妹画*

逃离

厨房出现了“怪”味道。那是很糟糕的“骚”味。


我已经忍了接近一个星期了。


孩子们也嚷嚷不想到厨房里头钻。


连忙把大爷给请来探个究竟。


他说是上次在通沟渠的时候把水管和厕所的水管接上了,可能从哪儿发出的味道。


心想:那可不就要嗅一辈子!! 惨哉~~


不行!不行!我得继续用我的鼻子找出根源来。


赶紧把窗户打开,让空气飘进来。(晚上也不准关窗户。)


接着看看过滤器的水有没有味道,洗碗槽底下,厕所内,垃圾桶。。。


接着就把整个洗碗盆周围的架子和所有东西都搬走,开始清洗。


呀~无数小小小小只的蚂蚁从墙壁内爬了出来,我因为内心有气,


不让它有逃脱的机会,赶忙把水往里边冲!


它占据的我堡垒,在我的地盘筑巢,我不能罢休!


我要把它们“一网打尽”,“赶尽杀绝”。


它们开始四处乱跑,有的往下坠,有的往上爬。


我还是不放弃地继续对它们施虐。


看着它们被我肆意的残杀,这下我气消了。


我看着它们不停地往上爬,可怜的往上爬。


就因为它们把我的地盘给占据,我痛快的打开杀戒。


这个情景,很像我们把大地给占据了,


天地也这般的惩罚我们。


生里逃,死里去。


感慨!!!



*妹妹画*


 


 


 


 


 


 


 


 


 

乐乐语录

1)


乐乐爱听歌,也爱哼歌。 他常常听了歌词后,有时会丢问题给我回答。


刚好那天我在埋怨他爸爸,懊恼不已。


他跑过来问我:“妈咪,我要问你东西,你只能选一个。”


我说:“好啊!”


他问:“如果 ~~ 你要爱爸爸,就不可以和他在一起,


如果 ~~ 你要和爸爸在一起,就不可以爱爸爸。 你会选哪一个?”


我无语。 ^~^//


2) 我正在电脑前面做着账目,乐乐煞有其事的坐在我旁边。


他苦闷的说:“妈咪,你都不疼我的,只陪二姐睡觉,不陪我睡。”


我回答:“因为你是男生嘛,所以就不能睡你的房间哦!”


他说:“如果你没有生二姐的话,就可以睡我房间,是不是?”


我答:“不可以啊,你要陪哥哥啊!这样我也只能陪大姐睡了。”


他生气的说:“这样你不要生我出来,你又不陪我睡,为什么要生我出来!!”


我吓到笑,赶忙紧紧地抱住他。他的脑袋瓜怎么会那么爱想。。。

2010 台北自由行 #2

16/11/10 (Day 2)


这就是我不好的习惯。 不管到过什么地方,睡过多么柔软的床,都不能让我睡得很安稳。


早晨五点我醒着,窗外依旧下着雨。


我把窗户打开,外头的冷风“咻”进来躲雨。


感觉冷但不想马上关上窗。 我喜欢这种宁静又舒坦的感觉。


如果是好天气的话,我将会看到前方美丽的海景。可是,外头的景色~白茫茫一片。


女儿说:这里多么像在金马伦高原,连吸入的空气也如此熟悉。


我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环绕着窗外的山色,虽然看不到清晰的美景,


但我觉得它的雾,更能增添它的妩媚。





我们留宿在高妈妈民宿,隔壁就是7-11,九份老街就在它的隔壁,公车站也在对面。


很方便,对吗?一天的费用是NT1300。


房间是个榻榻米,只能容纳一张床,小型梳妆台。浴室还蛮大的,很清洁。


早上高妈妈为我们准备了简单的三文治和饮料。


吃过早点,我们把行李寄放在她的客厅里,然后出门咯~~


我们搭公车去瑞芳(车费:NT15) ,再搭火车去十份。


雨不大,但是处在山顶更加寒冷。


出了火车站,漫步在无人的街道上。可能还早,四周没有旅客。




我们来到了一个卖小天灯的店面。


老奶奶一个人掌店。她问我们要方天灯吗?


我惊讶说:可以现在放吗? 谁能帮我们点燃?


她回答: 就现在放,很容易,我能帮你。太棒了!奶奶太厉害了。



放了天灯,我们就沿着路线往十份瀑布前进。


看地图也不懂要走多远。 拿着小雨伞,东看看西照照,感觉很不错。


大概走20分钟的路程吧,一路上的景色很美丽哦!









返回火车站时经过一家提供免费盖章的玩意,女儿盖得不亦乐乎。。。



到达瑞芳再转搭公车去金瓜石。


雨越下越大,大得我们非得买个轻型的雨衣来保护身上的衣物和背包。


天气很糟,但是我不会打退堂鼓。


瞧~~ 还有好多人也冒着风雨寻幽探秘,雨不会溅落我们的热情。。。


(心想:淋了两天雨,为了这次旅行,生病也值得!)


金瓜石是有名盛产金矿的地方,我们踩着那片土地,或许还有金哦!


你们也来“挖金”吧!!




 

2010 台北自由行

15/11/10 (Day 1)


抵达Tune hotel(飞机场的隔壁)大约是11.30pm。 房间很小但是厕所还不错哦!


床也很柔软,可惜啊~我失眠了!!早晨五点就彻底地醒着。


离飞机起飞的时间还差4个钟头。


我对于飞机的起落相当恐惧,昨天的短暂飞行还不错,技术很好!! 鼓掌~~


预估到台北的时间是3.00pm。 我安排今晚到九份住宿一晚。所以不会到哪儿去,直接坐计程车到野柳风景区。


9.50am飞机准时起飞,在飞机上用早餐可以省下午餐的钱,厉害吗? 没想到那是我噩梦的开始~~


接近5个钟头的飞行其实不算很长,但是对我而言是相当难受。


吃饱饭的胃不能马上消耗掉,整个环节处于“打嗝”的状态,好可怕啊!


还没上飞机前就吞了两粒"Panadol", 想减轻头部的疼痛和反胃。 然后尽量让自己入睡,可是很艰难。


当飞机开始降落的时候,那个机师的技术实在够烂,我快要把刚才吃下去的都吐出来还回给他。


可是偏偏找不到垃圾袋,我~ 我~ 我把“那个东西”硬硬塞回自己的肚子里!噢,超恶心。。。


   


我预计坐计程车的费用应该会在NT2600左右。


据说想进入机场的计程车都严厉的筛选过,所以我不担心第一天我们会被“当掉”。


治安吗?也调查过了,比马来西亚算很好了。免担心,安咯!


出了机场,天气很阴很冷很糟还下雨叻~~ 我的心也变得凉凉的,心想这几天的旅程应该不好过。


坐上计程车飞奔往野柳,大约再过半钟头就会到,沿途的美景,哇!尤其是那大海~ 太美了,好美啊!


好久好久没看海了,看到我心里头想: 租车走这段路太值得了!!


司机大哥也和我们分享了很多宝岛的著名胜地。到达的时候,车费是NT2060, 他说折价NT60,我觉得好不好意思哦!


他们很像“古早老叔”,很健谈,随和。第一天就留下美好的印象,超赞!


野柳的浪好大吖。风大,小雨点也来凑合。拍照时候人差点飞走。




五点钟才出一点天色感觉像我们那边的七点钟。阴阴暗暗地快入夜了。


搭计程车回九份。从野柳到九份的车费是NT900,约半个钟就到达那里。


好心的司机大哥叫我们如果到达九份,赶紧放下行李就得马上到老街吃东西,他说如果过了七点半,这里的店大概都快


打样了。没戏唱了,你得空肚子咯~~


天气还是很差,雨不大,蒙蒙一片的景色也看不出所以然。


老街的旅客也很稀少,店也开始在收摊。我们赶紧吃了综合贡丸汤加上卤肉饭,就逛街去。


买了一些小吃和手信,还不到八点,店和街道都变得很冷清。


唯有打道回府,休息去。。。




 

寻宝历险记#3 (完结篇)

        我没想过它的危险会危及我和孩子。我吊了一天的葡萄糖水,饿得我手脚无力,我巴不得把这些插在我身体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并摘除。住了第三天就嚷着要回家,没法子啊!还有其他的小瓜在家呀,我真不放心他们。可是医生又不准我出院,他说如果我仍坚持要出院的话,非得签字才肯放人,呵呵!要是在外边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事,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又说我是属于特殊又危险的病例,必须呆到他们安排时间剖腹生产,“莫化度”啦! 我还是乖乖听医生的劝告,安安分分地继续留在医院里。



起初觉得不需要早起煮饭开店看店做家务,还能一直瘫在床上睡个超级饱也没人吵,简直太棒了!但是到了第二星期,整个人像行尸走肉的废人一样,日子变得昏昏沉沉好无聊,不做事又整天窝在床上,脑袋瓜就开始想家想孩子想工作想出去呼吸外头的新鲜空气,没病躲在这里可会闹出病态来。“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心里头喊叫到全身乏力,没人听到,没人了解,没人理会,只有肚子里的孩子,陪着我度过这不像话的日子。


 


这里的饭菜可说是千篇一律,不是水煮蛋就是煎鱼,不是咖哩鸡就是水煮菜。肚子饿慌了也没胃口吃,胃痛终于到了。天啊!讨胃痛药也要讨出一个春天来。早上感觉有点疼,就向医生要,忍着忍着就到了旁晚也没送到我嘴里。到了晚上将要就寝的时候,护士来量血压了,忍无可忍就和护士讨,我说不给药吃怎么睡得着?还好相熟的护士马上给了一颗,真是药到病除。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托刘先生帮我买了五罐菜心来配粥吃,吃清淡些准没错,营养当然是零分,辛亏每星期的三天晚上还能吃到家婆煮的饭菜,算是另一种安慰了。


 


我睡的房间也不算是房间,它是一间开放式的空间,摆放着六张床位,没有门也没有厕所。其实像我这样的人被留在医院里也相当多,以我这种病例来说都有好几位。有刚刚结婚不久的二十出头的Nadia,四十多岁的玉英安娣,还有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秀梅。我们这几个住得最久,相处得最融洽,能互相照应,也常常诉说着芝麻绿豆的小事。尽管被锁在这个寸步都不能离开的房间,也会想办法找附近的产妇聊聊天或者是去看刚出生的婴儿。


 


我们的作息很像监狱里囚犯。早晨七点起床接着梳洗,七点半吃早餐,过后量体温,血压和验尿。八点正,主治医生随着一大群的实习医生和护士们浩浩荡荡的来参观我们,问同样的问题答同样的话。偶尔还会请你去隔壁楼检查牙齿或是透过“电视机”看孩子。而且我常常是被护士推着去推着回的 (不错哦!是舒舒服服地坐在轮椅的那个),不懂是幸运还是不幸?照了X-ray之后,医生说孩子还很小,不足重量,这对我处以生产当儿会对孩子不利,如果早产的话,会影响孩子的健康。我听后,决定要多吃也要多餐,把自己养得胖胖的,好可以顺利把这个孩子生下,让他也平安。


 


医院给的食物是定时定量的。如果要吃饱肯定是骗你的,唯有铤而走险偷偷跑到楼下的杂货店买面包,杯面或是糕点来吃。除了填饱肚子以外也要精神粮食,报章当然不能少。可是又不能经常下去,被可爱的护士们看到会被骂的哟!通常刘先生把店收了,冲凉吃过饭才拿便当给我吃,都已经九点半了,十点正楼下的保安叔叔是不给进的。所以饭一到就好像饿鬼一样,狼吞虎咽的把饭吃完。因为时间一到,保安会把所有的人赶下楼,好可以让护士们准备检查我们接着睡觉。想和刘先生聊天?当然是免谈咯!就有那么一次,他说会晚些到,我向他提议到楼下找个地方吃饭。等护士们检验完毕后,马上鬼鬼祟祟的趁护士不注意偷溜出去,就那么一次,不慌不忙地把饭吃完,才懂得饭菜香。虽然如此,但这次的祸可闯大了。


 


第二天的早上,突如其来的血崩,肚子痛得不得了。医生说还不能生,马上送入紧急病房去做观察。这下可好啊!不能吃不能跑也不能动,跟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一样吊水,把我折腾到晚上十点多才放出来,没饭吃,真活该。别怪刘先生不来看我,在紧急病房内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入,我交代护士帮我把话传给秀梅,让她用我手机通知刘先生暂时性是稳定,看看情形才来。 因为这次的突发事件,肚子还会感觉隐隐约约的疼痛,这是后遗症。心想住在这里都差不多一个月了,应该挨不到预产期(还有两个月才到)。有时候我心里在想,如果再继续发生这种事又不准生,我熬不过。 我开始有些彷徨,如果把孩子早早生下来好吗?我可以不用呆在这个鬼地方,也可以不用一直插管子。我的精神有点不稳定,我每天不停地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让妈妈早点生下你,可是你要勇敢的活着,我们一起努力让生命延续下去。”


 


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因为好心帮别人搬动床架,又出事了。刚好是星期天,也是最多人来探病的时候。就在下午四点,肚子开始疼痛,全身是汗,当然血不会不来。如果是自然生产的话,这种疼痛是必须的,可是我不能自然生产,要送入手术室里开刀,偏偏我的主治医生在这个时候不做工。来了几个相熟的护士帮我插管,叫了洋人医生来看我,他说必须马上送去楼下开刀,不能等。痛啊!那种痛简直比起要上厕所还痛!接着她们把我推到楼下的手术室等候,但是里面负责开刀的医生竟然说不可以开刀,护士没办法又把我推回楼上。那个洋医生看了,摇着头说:“会出事的,有什么事他能负责吗?”他无可奈何的离开。她们就这样把我丢在那边,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护士们把一种测量孩子心跳的仪器放在我肚子上,孩子的心跳会显现在长长的白纸上。如果是安稳的就出现低平线,如果疼痛出现的话就跑得越高,像似一幅有强有弱的股市图,而我的图表就像忽起忽跌的股市。我不紧张,我在想帮法。可是我的痛让我不停歇的流眼泪。我问护士能不能找我的主治医生来,可是她说还不行。洋医生又来了,我问他能不能现在开刀,他只叫我“relax”。我只好忍,也只有忍,可是痛却没有因此而减少,血还是照样流,连血块都跑出来了,可是他们还是不让我动手术。刚好Nadia经过我的床位,我叫她把手机给我,我要打电话找刘先生求救,当时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刘先生以为我已经在手术室,哪知道我被丢在外头,他生气的连忙赶过来。


 


我实在痛到不行了,从午后的四点痛到凌晨还是不能开刀。我捉住其中一名女见习医生,我哭着求她说:“让我开刀,我很痛,我受不了!” 我不停地说,不停地哭。她看见了马上帮我联络楼下的医生,谢天谢地,总算恩准了。我即将被推下楼的那刻,刘先生及时赶到。他随我去手术室。凌晨四点半孩子平安出世,早产儿,很健康,重量是1.8KG。过后被护士带到婴儿室。


 


     第二天我就出院了。孩子还得留院观察。我还不能看到他的样子,医生说他的情况良好,应该过几天就能出院。隔天他们就打电话来通知叫我们把孩子接回来。这个惊喜万分的“寻宝”日子终于熬过去。“工厂”被医生宣判倒闭,不能再冒险“寻宝”了,我的寻宝也到此为止

书包太重

到底是教育出了问题


还是孩子出现问题


 


因为常常不交功课 我们决定在他的时间表里删掉学校的补习班


因为功课太繁重也堆积太多 特地安排他到外面的补习中心的功课班去完成他的功课


 


可是他还是有做不完的功课 。。。


还有不停地做订正 。。。


 


他对读书也渐渐地失去了兴趣 。。。


他对那个老师也充满的“厌恶” 。。。


 


照往常的检查他的书包  他的功课


还是一样的常常接到老师的投诉


孩子不交的功课 我们想尽办法去补救


孩子忘记带的功课 电话一到 我们得马上送去学校


 


在学校求学的过程已经变得沉重 也烦躁


老师说我的孩子是“故意”的


                   


 


不懂是 教育出现问题


还是 我的孩子有问题